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太极为何要购买金蝶中间件21%的股权?

不久前,金蝶国际与太极计算机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合作框架协议,太极以5880万元人民币战略投资金蝶国际的附属公司深圳市金蝶中间件,购买金蝶中间件共21%股权。根据协议,双方将通过技术产品方案融合、业务和资本合作、技术输送等方式展开全方位的合作,提升彼此的产业竞争力。太极为何要选择金蝶?入股为何只占其21%的股权?金蝶中间件为何要投身太极?双方合作将给两家公司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将对中国中间件市场以及应用市场带来什么样的新变数?

太极金蝶中间件为何走到一起?

2015年,围绕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太极股份明确了“进一步做强行业解决方案业务,积极发展自主可控产业,积极发展‘互联网+行业’”的一体两翼业务策略。太极不断加大在基础软件领域的渗透力度,2011年注资国产数据库厂商人大金仓,今年又以5880万元注资金蝶中间件。太极为何如此青睐基础软件?在中国做中间件的厂商并非只有金蝶中间件,包括已经上市的东方通以及普元和中创软件等都是太极股份可以选择的中间件对象,太极为何情有独钟于金蝶中间件?

太极股份副总裁、金蝶中间件董事申龙哲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基础软件的重要性已经列入国家安全法,2014年太极首批入选国家安全可靠计算机系统集成能力重点培育企业名单,太极需要在安全可靠和信息安全领域有更大的竞争力,公司会在基础软件领域进行更多的投入。注资金蝶中间件,应用方案与中间件更紧密整合,一方面能够提升应用方案的竞争力,体现更高的融合价值,事实上在太极70%~80%的方案都需要中间件来支撑。另一方面太极一直希望转型,加快推进解决方案与服务“产品化”的步伐,而金蝶中间件是一个产品公司,在如何做产品、如何将方案进行固化、进行产品化方面有很多太极可以借鉴的优势。第三、两家公司在客户和市场各有优势,可以实现优势互补,太极在党政军等关键业务市场有大量的客户,而金蝶中间件在通用市场有多年耕耘,特别是在央企和综合性集团公司有强大的客户积累,双方合作能够获得1+1大于2的效果。

至于为何选择金蝶中间件,申龙哲与金蝶中间件董事、总经理陈启发都以“缘分”一词来回答《中国电子报》记者的问题。申龙哲坦言,应该说太极和其他中间件公司也有合作,但在与金蝶中间件合作的过程中,金蝶中间件的专注、务实以及支撑到位等为其后彼此的合作奠定了基础。陈启发认为,金蝶中间件在市场和行业的广度上有优势,而太极在行业的深度上有优势,尤其是安全可靠的背景下,太极在党政军市场的独有优势能够进一步弥补金蝶中间件在这个领域的市场短板,除了缘分、优势互补效应明显是两家公司真正走到一起的关键原因。

赛迪顾问分析师郑昊在接受《中国电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资本的层面来看,太极选择金蝶中间件在性价比方面也是很重要的原因。其他几家中间件公司中,东方通已经上市,合作必然需要更大的投资成本,而且从产品技术以及市场的角度来看金蝶中间件产品技术包括市场表现都不错,所以说太极注资金蝶中间件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关于股权,太极有没有可能在未来进一步增资甚至是控股金蝶中间件?陈启发坦言,未来一个时期金蝶国际仍然会保持对金蝶中间件相对控股的地位,金蝶国际对金蝶中间件发展继续给与积极的支持。太极战略投资并拥有一定的股权,尽管不控股,但通过董事会可以参与公司战略和重大决策,这样既可以让双方的合作更为顺畅紧密,同时又能够让对方拥有更灵活的运作和创新空间。对于太极的收购策略,郑昊认为,太极目前更希望是试探性的推进,相对于国外应用软件巨头的 “吞并式”的并购策略,中国软件企业目前的规模采用非控股的模式现状更适合彼此的发展。

和其他“务虚”的公司战略合作不同,太极向金蝶中间件注资后,双方合作是有非常多 “干货”的。申龙哲透露,太极近期梳理出原来为客户开发的将近60个解决方案,其中80%都用到了中间件,这些方案下一步都要做与金蝶中间件性能与可靠性的提升工作。从市场方面双方会围绕电子政务“十二五”规划中许多在建工程以及延续到“十三五”的工程形成新的组合拳来进行推进。“最近太极和金蝶中间件共同参与的电子公文系统通过了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的测试,澳门黄金城官网:太极是唯一的一家通过测试的厂商,电子公文系统的安全性、合规性及功能性都达到了国内领先水平,下一步两个团队还要重点进行电子文件交换系统的标准化工作。”申龙哲说。

会给国产基础软件带来何种催化作用?在国家自主可控的的战略下,最近越来越多的像太极与金蝶中间件一样的国产应用方案公司与基础软件公司,国产软件企业与硬件企业走到了一起,这些企业之所以走到一起,很关键的一个原因是国产软硬件、国产软件与基础软件之间的适配性面临很大的挑战。

为什么国产系统之间的适配性会存在如此多的问题,如何来破解这些难题。陈启发表示,数据库、操作系统和中间件构成了国产基础软件的三驾马车,整体发展上落后于管理软件和应用软件。CCID的统计显示,国产基础软件的市场占有率分别是数据库3%、操作系统1%、中间件10%,可以看出,三驾马车的发展还非常不均衡,过去,基础软件的标准大多是国外制订的,掌握了行业制高点,所以国外产品的适配性会好很多。国内基础软件厂商要想提高产品价值,就需要与太极这样的行业解决方案企业牵手,进行大量的行业性垂直应用测试,在此过程中,使中间件产品部署更快、更稳定、用户使用更便捷,提高国产软件的整体竞争力。

“中间件厂商与应用软件厂商的深度合作与资本整合,事实上是软件产业发展到一定时期的必然产物,我们来看中国市场,在国家安全可靠的战略驱动下,这两年不断发生产业链重构,其实也是产业发展的必然规律,基础软件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如何进一步扩大产品市场和产品价值,必然需要进一步与更多应用场景结合,必然与系统集成商、应用厂商进行更多更紧密的合作。而应用方案要想有更强劲的竞争力也一定会更深度的拥抱基础软件,这是趋势。”郑昊表示。

到目前为止,在国际市场上已经没有独立存在的中间件公司,原来各独立中间件公司纷纷被国家软件巨头收入囊中,加上太极注资金蝶中间件,是否意味着独立中间件公司的发展空间会越来越小?陈启发坦言,独立中间件的发展要想超越IBM、甲骨文等,或者在中国超过太极这样的规模确实有一定的难度,但并不意味着未来独立中间件公司就会消亡。中国市场与国外市场的发展依然存在很大差异性。

陈启发说,从中间件技术发展的趋势来看,中间件从1.0时代到2.0时代到今天的3.0时代,中间件的产品形态也在发生变化,从支撑应用的规模和支持用户的并发数来看,都将是巨大的变化,在当前影响IT技术和产业发展的五个要素(云计算、物联网、移动互联网、大数据、智慧城市)下:如何适应于云,如何更好地支撑大数据的需求,如何面对移动应用,如何应对安全的挑战,都要求中间件技术有更多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