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刘淮松:服务已经成为太极的一种态度

时间:6月25日
地点:太极计算机股份有限公司办公室
人物:太极计算机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刘淮松
中国电子报社总编辑 刘 东


换标体现态度  坚持服务创造价值

刘东:太极公司近期启用了新标识系统,“换标”对企业而言是一件大事。去年,你们发布了5年发展战略,这次换标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刘淮松:是的,去年我们发布了新的5年战略规划,为与这个战略规划相匹配,我们启动“换标”行动。
上一版的太极logo是伴随太极股改开始启用的,已经使用了12年,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旧LOGO显然已经不适合我们新时期的业务定位与企业形象。新的logo比原来的内涵更丰富,视觉更富于时代感,更能体现太极“以服务为宗旨、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自从太极向IT服务转型之后,我始终认为,服务是能力的体现,更是一种明确的态度。
当然,我们也考虑logo的继承性,原来的主色调太极蓝保留下来。从形状上看,新的logo具有亲和力、更符合软件服务型公司的形象。我们的新logo采用英文字母,也符合国际化趋势,表明未来一个时期,太极将融入国际化潮流,更好的开拓国际市场。
太极新logo的字母中间衬以象征科技和智慧之光的流线型图案。太极英文TAIJI的5个字母在英文中分别代表“Technology科技、Application应用、Innovation创新、Joint融合、Intelligence智慧”,代表了太极创新技术与应用,成就客户未来;汇聚人才与智慧,引领行业发展的发展理念。

刘东:去年太极制定了到2016年实现百亿跨越的新战略。为了实现这一战略目标,你们提出,核心业务每年要增长25%,届时为太极创造约70亿元的收入,通过整合并购带动30亿元的增量。据我们了解,你们已经成立了七大事业集团,目前整个战略的推进情况如何?
刘淮松:实际上,我们提出到2016年实现百亿元的目标是基于太极每年的增长速度。这几年,太极每年保持20%以上的增长,去年合同额增长30%,销售收入增长25%,今年上半年也保持稳健增长的态势。我们希望通过持续稳健的增长,让太极完成从中小型企业到中大型公司的跨越,我相信太极已做好准备。
去年新战略发布后,我们开始组建事业集团,先后组建有政府、企业、公用事业、公共安全、国防和基础设施IT服务、以及智慧城市创新业务等事业集团。总体来看,各大事业集团均衡发展,步调一致,增长都在20%以上,需要改进的是创新型业务方面,迈的步子还不够快。今年将进一步对业务结构和组织架构进行变革,使业务布局更加合理。

刘东:从目前情况看,经济增长乏力,银行流动性不足等外部环境可能会对企业的持续、快速发展带来不利的影响,你们将如何应对?
刘淮松:我们对太极的发展还是充满信心的。从服务来看,太极强调以客户为中心,推行IT系统全生命周期管理,强化一体化的服务能力。去年太极所签的合同,上千万元的突破26项,大系统占了我们业务的50%,证明我们的服务能力大大提升。再看太极的管理体系,从ISO 9000/14000到ISO 18000/ 27000,我们有规划有步骤地地实现了一体化系统认证。
当然,现在客户的需求在变化,IT服务趋势在改变,如何使自身的能力达到和超过客户的需求,太极还要进一步跨越和提升。
对于当前的经济大环境和流动性不足可能带来的影响,我们也在进行必要的研判,实际上我相信很多企业也会进行积极的研判和准备。国家在挤压泡沫,企业必须积极应对,加强现金流管理,加强预算管理。短期来看,因为太极去年签约的重大项目多,经济下滑应该对我们今年的业绩影响不大,但今后几年的影响不能忽视,要考虑怎么去应对。实际上挤压泡沫是好事,国家对过剩产能要压,对新兴产业要保,对符合调结构要求的产业要大力推进,所以IT产业要加大投入,这对IT企业是利好。我们要开源节流,向管理要效益,提前准备,尽早部署下半年的工作,保证顺利完成今年目标任务。

加强整合并购   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刘东:为了实现2016年达到百亿元的目标,尽快提升核心竞争能力,我们近期看到太极进行了并购慧点科技的准备工作,加上你们先前对人大金仓进行的注资行为,太极是如何选择并购对象的?
刘淮松:并购是快速做大的一条捷径,但并购必须与自身的业务发展模式相契合。人大金仓是基础软件厂商,而慧点科技专注企业管控领域,这些与太极业务关联度都很大。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收购也会对太极业务结构优化也将带来积极效果,将有利于解决太极长期在管理软件产品上的薄弱环节,公司毛利水平有望得到改善。不难看出,打通产业链,构建协同市场战略,对于太极,随着公司在产业链整合上的不断丰富与完善,其整体发展节奏也有望进一步提速。

刘东:并购是企业做大做强的有效路径,但并购也存在各种风险,失败的案例也很多。太极在推动人员、资源、战略、价值观的整合方面,有什么做法和体会?在并购整合方面还有什么新的计划?
刘淮松:并购能让企业规模做大,但做大,只有并购还不够,文化的整合、战略的协同、人员的磨合等,各个环节都需要慎重考虑和对待。从太极的实践来看,并购后的整合还是非常稳健的。人大金仓是太极战略性的投资,因为国产数据库是太极的战略布局,我们期望在行业端能把国产数据库进行完美的整合,当然在业务协同方面,如何更密切的把行业解决方案跟国产数据库对接,需要进一步研究,今年我们希望有所改观。
总体来看,太极的并购与注资行为都是围绕太极自身的战略布局,为突出自身竞争力而进行的。谈到体会,我们认为,软件业的整合,战略上要协同,并购后在管理融合和文化融合上要不遗余力。
下一步,我们也在继续寻找新的并购目标,在观察很多目标企业,从文化匹配、管理匹配等方面进行综合考察,而不能光看报表。太极坚持并购战略,相信自己的文化能力,通过把太极文化输出到别的企业,融合别人的文化,而不出现大的冲突。我一直认为,并购要打“有把握之仗”,这既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别人负责。如果不能实现很好的整合,岂不是耽误别的企业。我们一直坚持这个原则来进行并购。

刘东:你刚才提到,太极“换标”是为了更好地融入国际化潮流,更好地开拓国际市场。在这方面,你们有什么举措?
刘淮松:海外业务是太极未来需要考虑的方向。这个阶段我们会首先立足国内业务,在国内业务基础上逐步研究开拓国际市场。最近几年,通过与一些企业的合作,特别是一些有国际业务的企业如电科国际、华为等的合作,通过“借船出海”探索海外业务。当然,海外业务也要注意风险,只做那些能掌控的业务。目前太极把海外市场当成一个“区域”,还不能算真正的国际化,但我们会向那个方向努力。

加强能力建设  确保企业可持续发展
刘东:今年,太极提出要加强“能力建设”,特别是加强集团管控能力建设。你们在加强集团管控、内部协同的同时,如何激发各事业部的能动性和创造性?在激励机制上有没有新的突破?
刘淮松:今年我们提出的能力建设包括两个方面,对外是服务能力,涵盖规划、咨询、开发和交付、运维能力等。还有一个产品化能力,即解决方案复用度和平台化能力,这也包括在服务能力的范畴。
对内就是管控能力,管理能力的提升是企业做大做强的重要保障。企业越大,对管控要求越严,这就像盖楼,十层大楼跟三层楼不同,管控体系、管理模式都不一样。为了促进新战略落地,太极在管理上要做一些调整,实际上,企业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在整个战略落地过程中,管理往往有跟不上的现象。所以,明后年,太极还是要继续加强能力建设,促进管控提升,伴随着规模增长,必须做好这点。
目前,太极业务布局整体运转正常,业务单元符合战略发展要求。新的业务架构激活了动能,特别是有更多的年轻人在各大事业集团担当重任,形成了有序的人才梯队。在现有的体制下,各事业集团不可能完全靠总部管理,业务管控下放到事业集团,这种管控体系具有相当的灵活性,能保障整体目标的实现。同时,太极也将根据中国电科的精神,对集团化运作形成共识,干部一盘棋,高端人才集中统筹。太极下半年在干部任用方面也会有大的动作。
对于激励机制,为了发挥各大板块的积极性和可持续发展,考虑采取期权股权等激励措施,实际上对于高科技企业,国资委也是支持的,我们也在研究相关的方案加以推动。

刘东:今年你们专门组建了创新集团,发展智慧城市、云服务、移动应用等业务。在这些领域,围绕顶层设计、标准制定、规划实施等,竞争已经非常激烈,你们如何抢占市场空间?
刘淮松:中国电科把智慧城市列为战略性业务,并明确太极将成为中国电科智慧城市业务战略主要推进力量。在智慧城市顶层设计和大系统工程建设等方面太极在今后几年将发挥重要作用。国内很多企业都在积极尝试进入智慧城市建设的各个层面,澳门黄金城官网:加上很多跨国企业的参与,竞争趋于炽热。这对我们是机遇也是挑战。
近年来,中国电科融入区域经济大潮,为各地智慧城市建设“添砖加瓦”,太极作为中国电科的一份子更是身先士卒。围绕中国电科的战略,我们已先后建有智慧北京、智慧海南、智慧延安顶层设计和解决方案实施经验。太极去年在这方面的咨询收入就超过千万元。此外,我觉得,太极从央企、大行业向区域拓展,要谋划和承担大型项目,建设大型公共服务平台,智慧城市是很好的切入点。太极在一些区域探索一些新的运营模式,地方政府也期望与大企业进行持续战略性合作。
云计算服务在智慧城市建设方面发挥重大作用。虽然我们没有谈“太极云”计划,但实际上太极对很多客户的技术支撑和服务是建立在云服务基础之上的。我们提供云时代整体解决方案,做云架构体系下的方案提供商。云时代,服务模式的变化也很重要,太极正在北京望京规划建设云基地,满足客户现实的云需求。太极的云服务不同于公有云,我们是要挖掘核心行业的云需求,发挥自身的优势,利用云计算完善应用模式和服务模式。
在服务模式创新方面,太极近来也在推行解决方案的产品化。对一些共性的解决方案,如平安城市、公安业务等进行复用和固化,形成完整的产品。此外对于客户的一些共性技术,通过积累也可形成我们的技术产品,以此来把行业做深,把技术做专。

刘东: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棱镜事件”对国家信息安全、产业安全敲响了警钟。太极作为咨询服务、行业解决方案服务、基础设施服务、运营服务提供商,应该在维护信息安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对此,你们有什么建议?
刘淮松:信息安全受到国家高度重视,通过政府采购等措施优先购买国产产品,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信息安全。但大的系统并不是封闭的,需要使用国外产品,特别是在信息时代,互联网对所有人都是开发的,怎么去面对开发的互联网体系,保证信息安全?这要从从技术上和管理上“双管齐下”。实际上,安全问题是“七分管理,三分技术”。在技术上,我们要加强创新,尤其是在基础软件和网络技术创新上,给自己的信息系统保驾护航,同时在信息系统规划设计、建设集成上我们必要要有足够的发言权,不能够将重要系统建设总体委托给国际企业;在管理上,要确保信息资源可控,加强信息安全管理体系建设。建议国家尽快建立和实施信息安全审查制度,加强关键行业或领域信息系统建设的安全审查,对国外产品采购增加信息安全审核。